X 省級機關作風評議窗口 省級機關作風投訴平台
第04版:全力以赴打好疫情防控殲滅戰

穿越隔離的口琴聲

□河北日報記者 薛惠娟 霍相博

1月16日7時15分,天剛矇矇亮。一輛大巴車駛進了河北省胸科醫院。

這是當天上午的早班車。發熱病區主任、呼吸一科副主任鮑潔就在車上。

河北省胸科醫院是我省疫情防控定點醫院,目前有470多名在院患者。這裏不僅有國家衞生健康委選派的全國最具權威的多學科專家團隊,還有64名省級專家、8個省級醫療救治梯隊,共1100名醫護人員共同參與救治工作。

7時40分,和鮑潔同一病區的呼吸一科護士長秦立志也到了醫院。8時,記者跟隨她進入隔離病房,在接下來的5個小時裏和他們一起值班查房。

一間一間查,一牀一牀問

“昨天有兩名患者情況不太好,我不放心。”和上一班的醫生交接完班,8點剛過,鮑潔和同事開始分組查房,瞭解病區內患者的病情。

病區有32名患者,14名醫生和24名護士。按照醫院安排,病區實行“雙主任制”,由省級專家組成員李幸彬和鮑潔擔任病區主任,分別承擔行政和業務管理工作。

第一間病房有3名患者,都為普通型。一進病房,鮑潔的話多起來。

“做CT你肺上沒問題,但發現心臟有陰影,今天再安排做一次心臟彩超……抽血結果得中午才能出,別擔心,有事我們會反饋,如果沒有壞消息就是好消息……”

“你的藥片吃了嗎?你鉀低,鉀低了你就感覺沒勁。這藥一次吃兩片,一天三次。還要好好吃飯。”

“還拉肚子嗎?輕微的腹瀉跟你們吃的中藥有關,從中醫上説這是排毒,把肺火瀉一瀉,對你們恢復有好處……根據你的情況,再做個化驗和頸部血管超聲檢查。”

解釋清了,患者心裏也踏實了。鮑潔這才出來,進下一個病房。

4牀患者病情較重,俯卧在牀上,説是早飯也沒吃。鮑潔湊近查看監護儀,偏過頭對患者説,“昨天抽血的結果還好,放心吧。早上體温是37度,不發燒了。今天感覺比昨天好點了,那就好。”臨走,鮑潔又回頭囑咐道,“多趴着確實對恢復好,但一會兒可以起來把飯吃了。”

一間一間查,一牀一牀問。鮑潔來到了23牀。80歲的杜爺爺不在,她急忙到廁所門口,邊敲門邊喊了幾聲,沒人應。老人耳背,她只好推開門,看到老杜沒事,才放了心。

病區內患者80歲以上3人,70歲以上6人,60歲以上11人。查完房她反覆叮囑秦立志,一定要多留意這些老人,有時間就去看看。

10時30分,參加完專家會診的李幸彬回到病區,開始查房,秦立志也跟着。他更關注重點病患、高齡病患的情況。入院後病情進展快的4牀,有20年癲癇病史的15牀,昨天因受涼發燒的43牀,從ICU轉來的16牀,以及高齡的爺爺奶奶們……

“總體看比較平穩。”查完房他稍稍安心,但還是不放過任何可能出現的情況。

他叮囑秦立志,“多關注重點患者,按照醫囑吃藥、檢查,多俯卧位通氣;照顧好高齡患者,千萬注意上廁所別摔倒……”

“飯菜安排得挺順口”

病區內的樓道里,護士丁亞星用推車推着6個暖水瓶,依次放到病房門口。

“患者不能出屋,只能在室內活動。”丁亞星説,我們就打好熱水放在門口。有的患者歲數大、行動不便,如果想喝水按下鈴,我們就會幫他們倒水。

開水房內,護士劉婷還在接水,準備下一車。“只要有時間,我們就看看水瓶裏還有沒有水。”

患者剛入院時不熟悉,細心的她們還在門旁貼上小紙條,手寫上患者的姓名、年齡。“這樣不用老是進門打擾他們休息,不過現在用不着了,都記住了。”

護士站裏電話不斷,秦立志帶着年輕的護士們穿梭在各個病房。

抽血、採集核酸,記錄每個患者的體温,帶着患者去做CT等……一上午,她們忙得根本沒時間坐一下。

剛到醫院,不少患者緊張、焦慮,特別不適應。43牀患者89歲,吵着要回家。幾個護士一邊拽一邊哄,“奶奶,再住幾天,免費做做檢查咱再回家,好不好?”幾個小姑娘的“挽留”下,老奶奶心一軟留了下來。

光留下來不行,她們還得做工作:老人牙口不好,向醫院申請老人餐,軟面可口;一有時間就跑到老人牀邊噓寒問暖,多陪她説説話……

過了兩天,老人安靜下來,不再提回家的事了。

12時30分,午飯來了。護士劉麗瑩和丁亞星又開始推着車挨屋發飯。先發老人餐,有菜有肉有湯,還有一塊發糕、一份水果。

18牀患者説,“上歲數了,不能吃硬點的東西,飯菜安排得挺順口。”

飯發完了,她們又回到崗位上,等換班回到住地才能吃到自己的午飯。

不能按時吃飯,也不能回家。一名護士家在醫院旁邊,從護士站的窗户就能看到,“最近的距離,最遠的家,這時才真正理解了。”

“現在有心情了,給大家吹上一段兒”

“真好聽!”

1月16日11時,緊挨着護士站的病房裏傳來了悠揚的口琴聲,正在整理資料的秦立志不禁放下手中的筆。

循着琴聲,打開門,一個瘦削的身影站在窗前,背對着門口。

一曲熟悉的《康定情歌》,是23牀的杜爺爺吹的。房間內,丁亞星正在幫他整理牀鋪,聽得出了神。

杜爺爺説,年輕時他就喜歡吹口琴,高興了就會吹幾曲。這把口琴是外孫子從網上買的,他走到哪兒帶到哪兒。

剛住院那幾天,他的腸胃不舒服,也沒精神,更沒心情吹口琴。

“經過治療,喝了中藥,肚子好多了。”1月15日,他從包裏翻出口琴吹起了《茉莉花》,高興地説,“現在有心情了,給大家吹上一段兒。”

杜爺爺説,“人老了不圖吃啥喝啥,就需要關心。沒想到,這裏的醫生護士就像親人一樣。”

病房裏,上演着一幕幕暖心畫面。

一對親家被安排住進同一間病房以便互相照應。“醫護人員替我們想得太周到了。我們能做的就是配合治療。”

在最裏面的病房裏,一大一小兩名患者同住。大患者幫忙照顧13歲的小患者,為醫護人員分憂。

厚厚的防護服下,患者都看不見醫護人員的臉。1月16日李幸彬查房時,一位患者阿姨對他説,“等病好了,想和天天見的這位帥哥合個影。”

13時,吃過午飯的患者準備午休。護士站裏,秦立志和3名值班護士梳理上午的工作;醫辦室裏,李幸彬和3名醫生還在電腦前查看患者的檢查結果、完善治療方案。

病區樓道里靜下來。窗外,陽光正好。

2021-01-18 1 1 河北日報 content_70141.html 1 穿越隔離的口琴聲 /enpproperty-->